万博体育maxbextx官网-欢迎你

更多
案例展示

中讯游记

西游记-西藏骑行录(上篇)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/5/23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


2009的寒冬,郊外,围着一口大灶,火烧得很旺,狗肉吃了十几斤。队长微醺着环视了一周,抹去头上的老斯菲斯,白烟袅袅的嘟囔着:明年我决定去骑川藏。周遭的人顿了一下,似乎对狗肉的兴趣要更大一些。队长有点窘迫,老汪接过了话茬:队长去我绝对奉陪!四瓶白酒之后的豪情壮语,随着聚会的结束转眼化为寒风中的一次鸟兽散了。《队长网名:硬菜。易道单车俱乐部的总瓢把子,以肿骑著称。老汪网名:笑傲人生,资深驴友,易道 单车俱乐部发起人之一,肌肉男。》  冬去春来,易道腐败召集令再次发出,各路人马瞬间汇聚”食家庄”,酒过三巡,骑行计划迟迟无法出炉,政委发话了:现如今,骑行没有吃饭聚得齐,骑车的人没坐车的多,这个队伍不好带啊!再往后,估计吃的就是散伙饭喽!。众人悻悻然,加菜!。队长忧心忡忡总结了去年的骑行工作,再次借着酒劲:我今年绝对骑川藏!,众人嚷嚷,狗咬不死你!周哥若有所思的端起酒杯,跟队长炸了个雷子。《政委网名:再就业,易道单车俱乐部最重量级领导,以骑不快著名。周哥网名:鲁清,易道俱乐部核心领导,分管烟酒,善刷车。》麻小嘴广撒英雄帖后,婚礼如期的在希尔顿酒店的宴会厅举行,场面如同人民大会堂国宴的阵势,呆的了!麻小嘴是我见过把新郎演的最好的人,只是委屈了顺子,呆呆的穿着小西服站在旁边,做个寂寞的伴郎,当所有人都还陷入在主人公的婚礼情感演绎中的时候,川藏计划不合时宜的再次被提起,政委心血来潮般的向组织表达坚决同意随时出发的决心,并果断的加入到游说周哥的行列中,老曹手都搓肿了嚷嚷着要找关系请假,难道婚礼进行曲和大刀想鬼子头上砍去一样如同打了鸡血一般不成?只是小红淡定着,拍着新人。《马小嘴网名:下任队长,易道单车俱乐部形象大使宣传部长,擅长耍酷和搭车。顺子网名:暴力熊,易道俱乐部核心领导网管,以化妆品和坐车见长。老曹网名:不详,易道俱乐部资深成员,擅长跟随肿骑。小红网名:三原色,易道单车俱乐部随队功勋摄影师,精通艺术鉴赏和假牙。》之后的每一天里,每个人都怀揣着一个川藏的梦想,各自准备着,装备,训练,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最终有多少人去,不知道。出发的时间已经定在2010年8月26日。

定下骑行318线的日子,队长便把飞成都的机票安排妥当,从装备,维修,药品的准备一直到绑扎的绳子,早早就逐一考证落实。老汪依然一副尽在掌握的状态,毕竟是个老驴子,走过很多艰巨的线路,而且川藏也跑过一半,只是反复强调要把易道的队服带着,进拉萨的时候时候秀一把,呵呵,肌肉男的本色。周哥的机票没有和我们一起订,忙生意,忙儿子,这个夏天忙的不可开交,隐隐的担心周哥会难以成行。在易道车队里,周哥从来都是漫不经心的核心人物,生活品味与品质都让人羡慕。我是个操心的人,担心高反,担心体力不支,担心意志不坚,也担心周哥如若无法成行,我是否还会跟那两个疯子一起318了。担心之余,准备还是必须的,首先需要解决的是驼包和负重骑行!九月高原,估计从夏到冬的衣服都要带齐,加上其他鞋子,睡袋零零碎碎的,最终选择了PAKRAK的货架和与之珠联璧合的IBERA的分体式驮包,二话不说,当晚就搞了两袋5公斤的绿豆塞了进去,向大蜀山进发。200多斤的体重一路艰辛的降到170,从病人的角度来看已经很值得欣慰,但与常人相比,体能差距还是甚远。翻遍BIKETO上的所有关于318的帖子,2100公里肆虐山路,十一座海拔4000,两座海拔5000多的垭口,58%的含氧量,不胜枚举,最最担心的是体力无法坚持。每天带着20斤绿豆爬大蜀山,无需速度,无需技巧,摸索着自己的节奏,克服爬山的恐惧,平缓着心跳,脑海里漫无边际地思绪,用一种平和的方式揣摩着,是否可以坚持用同样的方式走过318呢?一天,队长神秘地摸出个貌似电筒状的先进武器-------驱狗器,偷偷靠近隔壁院子的一只藏獒,用最强档对准狗狗发射!狗好像没兴趣搭理。队长怕狗,恰恰川藏线上有无数爱追逐的藏狗,研究无数应对藏狗的预案一一失败后,也就成了困扰队长的心病。当我老老实实打完狂犬育苗后,队长终于释怀了!奸笑道:呵呵,我只要骑得比你快就OK了!

“灵根育孕源流出,心性修持大道生” 。之所以借用西游记之名,记录这次的川藏行,是因为吴承恩把玄奘千山万水千辛万苦千妖万魔的磨难,用了一个“游”字代替的胸怀和大气。唐僧西去是抱着坚定的信念------取经,而我们没有,没有信仰的感召,没有明确的目的,如果必须找个理由的话,那只能是318--------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,过程将是此行最大的目的。当然,这是一条折磨人的路,随着出发的临近,周遭的关心越发使勇气显得自私,脱离现实的骑行,如同放飞的风筝,被担心风雨飘摇。 远去的萌动,源自现实对远方的憧憬,习惯的温水煮青蛙,短暂的逃避恰恰是为了更好的回来。“游”,何尝不是我们应该具备的人生态度呢?

昨天,欣喜收到台南阿得的短信,告知他和马祖喜马的QQ,并向川藏线偶遇的车友问好。早晨起来,白雪皑皑,霎那间,莫名地想起了折多山的雨雪,想起了川藏线。转眼已4个多月过去,整段的记忆无从言表,原本觉得需要沉淀再去品味,但搁久了怕会忘记或衍生出莫名的感受,辜负了45天的寂寞苦旅,所以尽量还原一些情景,让时间和照片串起回忆,不做更多的感言。

2010年8月26号晨,骆岗机场,告别前来送行的易道队友老曹,翔子,小胡和顺子,在队长的机场美女朋友的帮助下,把三辆自行车和装备从头等舱检票口顺利安检,还细心地安排三个靠窗的位置。





斗转星移,小寐片刻,便降在双流机场。按事先约定的接头地点------机场广场熊猫钟的后面,一辆貌似考斯特的山寨中巴把我们顺利转移到成都捷安特玉龙街店




提到合肥禧玛诺的钟先海,禧玛诺的霍师傅立即放下手里的龙抄手,热心地帮我们组装起来,呵呵,全仰仗大海的面子喔!调好车子,直奔九龙鼎国际青年旅馆,安顿停当,在老汪的带领下,在武侯祠旁的天地间户外店补充了一些装备,然后溜达到成都体院里的理发店统一了发型-----秃瓢式。





刘洋夫妇在锦里与我们会合,本指望在阿热藏餐里借着为老汪过生日的旗号腐败一下,未果。辗转吴铭火锅才算爽了一把。27号,七点,吃罢韩包子,心满意足的队长率人马打响骑行318川藏线的第一枪。








第一天,闲话少叙,75公里来到邛崃,住银丰路轩源客栈。起步的热身还是必须的,菜盆见底,饭量两碗,不知后势是否还会飙升,尽管队长再三强调此行不腐败,不自虐的原则,我的确开始担心起体重了。


第二天按计划照旧热身,72公里到达雅安,这是此行路上最大的城市,青衣江畔,美不胜收,“三雅”闻名于世。雅女,满街都是,名不副实,雅雨,没下,倒是云山雾罩的,雅鱼,呵呵,那是绝不放过的,小角楼风味馆彻底的腐败,砂锅雅鱼,干煸雅笋,靳酱排骨,,,雅鱼头里取出宝剑两把,小心珍藏起来,典故就请看官自己做点功课吧!



雅安的骄傲,“马踏飞燕”最终成为中国旅游局的标志。










第三天一早,出发的瞬间,不经意的雨丝胡乱地飘在脸上,柔柔的。雅安,在我们告别的时候露出雨都的风情。带着满足和勇气,重新踏上318线。





出城,雨撕去温情的面纱,顺着青衣江而上,路面湿滑,骑得比较沉闷,爬坡开始,始终跟在队长的后面,终于,在始阳镇打破沉寂,率先川藏第一爆:前轮瘪了!队长啊,亲人也!雨中换胎伸援手。





打死我也不走了!






一路爬升至海拔1300米的天全县的两路口镇。全天爬坡9个小时,85公里的冒雨骑行,辛苦难以言表。好在入住新沟的柯大侠府邸,柯大侠果然如江湖中盛传般无微不至,炖了一只裸重三斤七两的土鸡,烧了一盆鲤鱼豆腐,酒足饭饱后,队长上墙挥毫,聊发少年狂后,头枕青衣江隆隆震响,洗洗睡去。
  第四天,雨,无语。【老天的关照,少了很多的灰尘和紫外线】今天的主题是二郎山,海拔2250米。





武警值守的隧道登记之后,顺带讨了一杯热水,干粮伺候完毕,翻身上马,4公里多的洞里乾坤,豁然开朗后便是一派高原地貌,大渡河显现在眼前,远眺很久,没有找到红军的感觉,却遇到此行第一个车友,骑滇藏线的江西男孩,轻松进入泸定县城,今天的落脚点。全天74公里。







泸定是红色之城。老少同乐斗地主的街景,无时无刻不在慰藉着大渡河奉献生命的革命先烈们。长征大街的火盆烤鸡,难道是对我党地下工作者的纪念与写照?缅怀的火锅,激发了老汪的创作激情,阳刚之人掌控着铁索桥头的阳刚之物,用镜头谱写了一曲和谐温婉娇媚的泸定夜色。




眼神呆滞,呵呵,估计与缺氧有关。



从成都出来五天了,兴奋感新鲜感在今天的雨中爬坡里变得现实起来,明天将要过此行第一个4000米以上的山峰,很想休整一天,提议被否决,一夜无眠。



从出发开始一直无法正常睡眠,每晚只能睡很短的时间,双膝莫名的难受是直接的原因之一,估计用力过度造成的,康定之夜几乎彻夜未眠。之后,逐渐适应就正常了!
第六天,78公里,之前所有的功课中最担心的就是这一天,从海拔2843米的康定翻过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,体能,装备,高原反应,所有都会随着高度上升变得不可控。著名的折多山啊,折磨人最多的山。出发下雨,不见怪的。



爬山不久,手套进水了,3000米后开始冻雨和冰雹,头脑里闪过失温的种种可怕景象。在队长的帮助下,换上干袜子并套上保鲜膜,打尖的时候一个背篓男子让我震惊,雨雪中坚定的前行,单薄中充满的是淡定。我摆脱了紧张,调整情绪,调整踏频,调整呼吸,继续向上,尽管看不见山顶,但我坚信它会在我脚下。



背篓老乡是我找回希望的动力。





山顶还有三公里的时候,忽然软弱无力到无法骑行,队长陪在旁边一再的鼓励,老汪已经登顶并提醒我立即葡萄糖和压缩饼干补给。终于骑上了垭口,那个云雾笼罩的折多山顶。


折多山是此次川藏骑行最难的一天,也是最有成就感的一天,我每每想起都无比感激队长和老汪的陪伴,没有他们,我肯定会半途而废的。由衷的感谢!
过了折多山就是新都桥,我们没有住在镇上,而是在营官村的雅克驿站住下了,一幢藏式的民居我们被安置在三楼上,老汪送来热水泡脚,让人感动,一夜无语,第二天,是美好的休整日,擦车,洗衣服,晒装备。美好的第七天!



折多山是此次川藏骑行最难的一天,也是最有成就感的一天,我每每想起都无比感激队长和老汪的陪伴,没有他们,我肯定会半途而废的。由衷的感谢!
过了折多山就是新都桥,我们没有住在镇上,而是在营官村的雅克驿站住下了,一幢藏式的民居我们被安置在三楼上,老汪送来热水泡脚,让人感动,一夜无语,第二天,是美好的休整日,擦车,洗衣服,晒装备。美好的第七天!








临别之夜,队长在客栈留下豪情万丈:无梦骑川藏,易道三人行,风雨过折多,明朝盼天晴【此处省略72个字】黑暗化作光明燃烧后的余烬。



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0551-65956912
浏览手机站